麻豆传媒叶一涵

【先更,改完不会有这行字,重复下载不会重复扣费】山中风很倒霉。

重吾举起了咒印化后的鬼手,这一拳下去,以山中风的身板,估计没有抢救的价值了。

只是拳头落下,砸到了地上。

一拳落空。

一道身影救下了山中风。

隼人本来是可以阻止团藏的,他心里有疑问:团藏也会救部下?刚刚团藏可是把后背暴露给隼人,如果隼人出手,团藏必然要消耗一颗写轮眼。

在团藏心里,山中风的价值大于一次伊邪那岐?

所以隼人没有出手阻止团藏,他想看看答案。

“团藏大人……”

山中风稍微清醒了一点,正感激地说着,突然瞪大眼睛,瞳孔缩成一点,他张大了嘴巴,喉咙只发出“咯咯”的声音。

团藏的左手抵在山中风的后背,机械臂铠上伸出一堆吸管,刺入山中风的身体里。

红色的物质通过吸管源源不断地进入团藏的身体里。

雨天娃娃高冷外拍

团藏仰着头,表情渐渐变.态。

在隼人的转生眼视野里,团藏的查克拉快速恢复,不仅如此,**也在活性化,状态起码回到十年前。

隼人脸色越发阴沉。

果然——狗改不了吃屎。

就不该团藏有一丝一毫的期待。

这种最好的归宿就是垃圾桶,归入不可回收的分类。

隼人手上凝聚黑光,一记大威力的“金轮转生爆”。

团藏把山中风甩向黑色的光剑。

山中风被团藏吸成了木乃伊,就像中了叶仓的“过蒸杀”。

干尸没能阻挡金轮转生爆分毫,团藏条件反射地举起了左手。

“哐当!”

臂铠在光剑的斩击中碎成了一堆零件。

团藏趁机侧移,避开了金轮转生爆,盯着地上破烂的零件,一脸阴霾,等他抬头时,失去了隼人的踪迹。他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就是反身一扫。

扫空了……

“笨蛋!”隼人的声音,“我在上面。”

隼人悬在低空,身边还有数之不尽的尖锐细线,随着隼人手一挥。

万线穿身,团藏被扎成了筛子。

又消耗了团藏一颗写轮眼。

看你还能用几次伊邪那岐!

“隼人前辈!”佐助突然出声。

隼人知道佐助的意思,他看似平静地外表上,满是复仇的烈焰。

“现在吗……”隼人说道,“你确定?”

连同止水的右眼,团藏可是还有足足七颗写轮眼,意味着至少还有七次的伊邪那岐,而且团藏还吸食了山中风,恢复了不少查克拉。

“是的。”佐助坚定地点头,“团藏必须由我亲手杀死!”

这个“亲手”不包括隼人把打得半死的团藏扔到他前面。

隼人也想亲手终结团藏,但凡事有个先来后到,佐助背负的血仇的优先级明显在隼人之上,所以隼人才会说“把他留给你”这种话。

从另一方面将,隼人还是希望能回木叶。

不是为了佐助,老实说隼人并不是太在意佐助,他更在意鸣人。

隼人静静地看着佐助,说道:“你的写轮眼的状况你心里有数吧,继续使用下去,恐怕当成失明。”

“不行,佐助!”香磷惊叫出声。

佐助淡淡道:“值得。”

既然这样,隼人就没什么好说的,他凝出一团绿色的查克拉,丢给佐助。

哪知鲛肌从水月手中挣脱,一个鱼跃冲顶,像只接飞盘的狗子,一口将查克拉团吃掉。

隼人:……

“是自己吐出来,还是我动手抠出来。”隼人微笑着说道。

鲛肌很灵性地理解了这个微笑背后的恐怖,它“唧唧”地叫了两声,靠近佐助,将查克拉反哺给佐助。不过它很机智地截留了十分之一。

做完这些,鲛肌谄媚地伏在隼人脚下。

没错,就是谄媚,这是水月从一颗“海胆”上感受的情绪。他欲哭无泪,我想只狗一样舔你,你却像只狗一样舔别人。

你的尊严呢!

还有……我的尊严呢!

水月的心在哭泣。

团藏此时更加确定了,今天他难逃一死。他看着隼人说道:“总有一天,佐助会成为木叶的敌人,就像其他宇智波族人注定叛乱一样。”

“宇智波镜。”隼人说了这个名字。

这个名字就像埋在肉里挑不出的刺。在团藏的偏执思想中,宇智波镜的存在就像是否定他的存在价值,而这个人最后还为了拯救他而死,简直就是要逼疯团藏。

隼人说道:“原本情感丰富的宇智波一族,有时会出现像宇智波镜、宇智波鼬、宇智波止水,这种超出本族主义,为木叶竭心尽力的人。只要还有这样的人存在,宇智波一族就有拯救的价值。

是你的偏执,是你的卑鄙,一步步将宇智波一族推向叛乱的深渊,使得镜的死亡没有价值,让止水只能以不名誉的方式死去,将鼬置身于地狱中。

再说了,从今往后的木叶不再是一人一族所能撼动的脆弱,不需要因为今天可能存在的威胁,抹杀其他未来可能的村子。

团藏,你只是一截腐烂的根。”

“佐助,交给你了。”隼人对佐助说道。

佐助一言不发,三勾玉直接变成了万花筒。

偏执狂的特点之一就是不听劝,别人讲什么,要么是错的,要么是在骗人。

总之就是,我不听,我不听……

团藏眼中闪过一丝决绝,既然走不了,那就和佐助同归于尽!

打定主意,团藏故技重施——风遁.真空波!

吸食完山中风,他又可以浪了。

只是得到隼人馈赠的佐助也是弹药充足,只是佐助干脆得,直接用出了须佐能乎。

佐助的须佐能乎原本只是一具长角的骷髅,此时——骷髅的骨头上快速生出“经络和肌肉”,覆盖片刻后变成了人形,并持有弓箭。

这是须佐能乎的第二形态,依旧只有上半身。

仅仅是受到团藏的刺.激,佐助的须佐能乎就从从第一形态变成了第二形态,不需要学习,宛如刻在灵魂上的忍术。如此的强大,如此的捷径,难怪有那么多人觊觎写轮眼的力量。

……

白绝的彻底暴露,导致各个大国提前行动起来。

五影大会的前夜,各种情报通过各种渠道传回各个村子,提前开始戒备和动员。

fp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