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91豆奶

他倒不是心意为秦浩出头。

而是秦浩身为赤阳武院的弟子,如果当着徐天雷的面被十方学院的人杀了,徐天雷回去之后没法交代,必定会受到学院的严惩。

况且,徐天雷不认为欧阳五十三敢对他下死手。

所以他装模作样的反抗一下,还是很有需要的。

最起码他反抗了,秦浩如果再被杀死,也追究不到徐天雷头上。

不是还有云莹裳顶着吗?

徐天雷也算尽力了。

不得不说,徐天雷也是心机歹毒的很。

“滚!”

哪知,徐天雷装模作样的跑出来了,欧阳老头子下手却毫不留情。

一个闪身,快得不可思议,贴到了徐天雷面前,手中的拐杖狠狠敲在了徐天雷头上。

一声闷响传来,甚至传出了骨头的碎裂声。

lin的背心图片

徐天雷被砸得头破血流,惨嚎不已,身体倒飞了十几米远,在地上翻滚不止,口中的大姨妈喷了一地,被拐杖敲得爬不起来。

甚至,险些一命呜呼!

“挖靠,这老头子那么强!”

“赤阳武院的徐长老不堪一击啊!”

“看来还是十方学院更猛一点,赤阳学院不中用啊!”

有细微的议论声零零碎碎的响起。

声音虽然细弱,却被云莹裳和欧阳五十三听了个清清楚楚,包括秦浩和王龟在内。

一瞬间,王龟便趾高气扬起来,欧阳老头脸上也是容光焕发。

反观云莹裳,满面艰涩,俊俏的小脸气得发抖。

毕竟,一个小小的交手却影响了俩个学院的声誉。

“欧阳老头,是在玩火,欺人太甚了!”

云莹裳怒道。

“我就是在玩火,我就是欺人太甚,能把我怎么样?徐天雷我想打就打,秦浩我想杀就杀,云莹裳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

欧阳五十三得意的摇头晃脑,轻松的捋着胡须,脸上还带着笑眯眯的笑意:“云裳小娃娃,老夫劝一句,莫要为了区区一个小子强出头。是赤阳武院最年强的女长老,不得不说,的美貌令老夫都有点心动,如果不是我太老了,那方面不行,肯定也对追求一番!”

“事实上,二十岁出头,便达到了三星玄圣,比起徐天雷都三十多岁了,才区区是废物的五星凡圣,简直是他祖宗的强了几十倍。但是很可惜,老夫乃五星玄圣的修为,今天我就是天,我就是地,我就是神,我想怎么浪就怎么浪,我浪出天际,也丝毫无能为力,哈哈哈……妙啊!”

嘶!

欧阳老头子一番话,在各国大臣之中炸起轩然波澜。

这三位长老的实力,皆为圣阶!

元师境之后,是元宗!

元宗之后,才是元圣!

圣阶之内,分为三个大期!

第一期是凡圣,也被称之为小圣。

第二期玄圣,第三期乃是天圣!

徐天雷三十多岁,实力为五星凡圣。

云莹裳二十岁出头,已经恐怖的成为三星玄圣。

这之间的差距,确实是他祖宗的差了几十倍!

这一刻,所有人对云莹裳都发自内心的起了肃敬之心。

但是很可惜,欧阳老头子乃是五星玄圣的修为,比云莹裳的实力还要强。

秦浩八成死定了!

“五星玄圣么?呵呵!”

秦浩发出一声冷笑。

此刻才体会到,当初接萧晗走的段子绝有多么的高傲。

段子绝年仅二十岁,比云莹裳还要年轻,实力却达到了八星玄圣,眼看踏入天圣级,他确实有高傲的资本。

难怪当时公孙总管对秦浩苦心劝导,要劝秦浩放弃。

如今看来,秦浩和段子绝真的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上,犹如云和泥巴!

但也仅仅是现在,以后,谁都说不准……

“欧阳老鬼,真让我很愤怒,今天这笔账,我会如实向赤阳学院的内院高层禀告的!”

云莹裳气得眼睛都红了。

欧阳老头子仗着实力高强,欺负小辈不是火。

甚至,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调戏了云莹裳这么一个小姑娘。

放在谁身上,都忍受不了。

“去告啊,就是告到赤阳武院的副总院长哪里,也是无用,甚至告到总院长的面前……”

言到此处,欧阳老头的话卡了一下,脸色表现的有点不自然。

因为,赤阳武院并没有总院长。

事实上,他们的总院长消失快二十年了,从来没出现过。

有跟没有一样,名存实亡!

所以,赤阳武院在巅峰战力上,弱了其他学院一头。

才导致地位排在四大学院之末!

“哦实在抱歉,老夫忘记们没有总院长了,这其实是个很悲伤的故事,也许们的总院长那个死老太婆,早已经归西了,所以……”

欧阳老头眼神一狠,锐如鹰芒,抬手枯瘦的手,指向了秦浩的位置:“这个小子,老夫杀定了!”

“那就先过我这一关!”

云莹裳爆喝一声,橙色的气焰从身上攀升而起,一双雪白的玉手中,凝聚出了俩颗火球。

虽然她很年轻,虽然她比秦浩大不了几岁。

虽然她的身子很孱弱,却依旧牢牢的挡在秦浩面前。

像个姐姐一样,雷打不动。

以花样的生命,捍卫自己的弟子和学校的荣誉!

看到这一幕,秦浩的内心极为感动。

“欧阳长老,不要再浪费时间了,杀了秦浩,首席大长老的位置就是的!”

王龟狠狠下令道。

“没错,恳求欧阳长老为我斩杀秦浩大废物,洗刷小女子内心的屈辱,我是个被他糟蹋的可怜人,长老您英名盖世,要为我们老百姓撑腰啊!”唐菲假惺惺的抹泪哭道。

“好好好,既然如此,那老夫就替天行道,抹杀了这个污染世界的垃圾!”

言语之间,欧阳五十三动了。

嶙峋的身影再次划过,直扑秦浩而去,手中的拐杖携带着雷霆之威,无情的落下。

“敢!”

云莹裳咬牙挥舞手中火焰,甩向面前如驴一般窜来的身影。

可惜,是个人都能看明白,她的实力还是弱了些,哪怕反抗,也是无用,落败是迟早的事。

“鬼叔快带浩儿走,我跟他们拼了!”

陈苍河见状,第一时间让酒鬼带走秦浩,义无反顾的扑向欧阳五十三,能阻挡一下是一下吧!

秦浩是凤璃宫的希望,是玄叔唯一的弟子,谁死了,都不准秦浩死。

你可能也会喜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