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黄色app

于周文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什么事这么神秘,连他心腹的管家也不能听。

不过他还是挥了挥手:“你先下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管家很识相的离开了。

“说吧。”

于周文道。

“大公子,请容小人近前。”

当先一人说道。

于周文有些不耐,但还是允了。

那人靠到于周文跟前,小声说道:“大公子,我们主子说……”“什么?”

话到此处声音突然低沉下去,于周文没听清,更往前靠了一步。

清纯少女长裙翩翩起舞甜美照

却忽然,他颈间一痛,被人一把捏住。

随后,腰眼发麻,整个身子立刻动弹不得。

于周文大惊失色,方要喊叫,嗓子眼又是一紧,连哑穴也被封住了。

他惊怒地瞪视着眼前的两个人。

凤无忧将面上的人皮面具揭掉,微笑道:“于大人,好久不见。”

管家一直在外面守着,片刻后,书房的门打开,管家连忙抬头。

只见,于周文跨出一步,沉声道:“去把长孙家两个老东西带来。”

“啊?”

管家一怔。

这可是才刚刚把他们安顿好啊。

为了万无一失,关他们的时候,可是很费了一番心思。

怎么地方还没有坐热乎呢,就要再带出来?

“啊什么啊?

听不懂本公子的话吗?”

于周文喝道:“还不快去!”

管家回过神儿,连忙答应,转身飞快地往关押长孙夫妇的地方跑去。

一边跑一边暗自骂着自己。

他真是蠢了,没见二公子的人刚来吗?

一定是二公子又发现了什么,所以大公子这才急着要见长孙家那两个人。

这提人光是口令就得对四五个,他可得快着点才行。

省得,等会儿回来晚了,又要挨骂。

见管家跑走,于周文重新回到书房,关上了门。

凤无忧坐在椅上,微笑打量:“云九,你这变身的本事,当真不错。”

“娘娘过奖了。”

云九顶着于周文的脸,一脸眉飞色舞,看起来分外好笑:“不过不是属下吹牛,属下连皇上都能模仿个八九成,这天底下,也没什么人属下模仿不了了。”

模仿别人,外形好模仿,难的是内在的东西。

尤其像萧惊澜这种,天纵奇才,骨子里那种傲然,矜贵,历经风波内敛下的神韵暗藏,绝对是最难的。

云九连这个都能模仿,现在学一学于周文这种小人得志,最简单不过。

于周文此时正被安放在一张椅子里,外衣都被扒了,只穿着中衣。

千心正在他的脸上涂涂抹抹。

他眼神里全是恐惧。

他方才亲眼看着那个侍卫从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变成了他的样子,却丝毫也不能阻止,更没有办法提醒外面的人。

当听到云九开口说话的时候,他就更绝望了。

因为,云九的声音,竟然和他一模一样。

一时间,甚至连管家真的听那个冒牌货的话去提长孙夫妇的事情,他都想不起要骂一句。

这些人到底在干吗?

他们想对他做什么?

“你老实点!”

千心不爽了:“脸皮别老抽抽,我妆都化不匀了。”

那你倒是别化啊!于周文心里破口大骂,只是可惜说不出来,别人也听不到。

就算他有再多的不满与恐惧,也只能坐在这里,任由千心在他脸上涂抹。

片刻后,千心退开两步,问一边的千月:“怎么样?

像不像?”

“还成。”

千月点点头:“等会儿人到了再对着改改。”

千月和云九是凭着身手偷偷摸进府的,凤无忧和云九一制住于周文,他们就从窗户里跳了进来。

他们来这里一是计划需要,二也是为了把千心干活的这些家伙事给她带来。

论武功,千心没有千月利落,保险起见,由她跟着凤无忧进府。

而身为报信的人,千心又不可能大包小包的带着东西。

让千月和云九帮她带进来,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改的事情等会儿再说,到你了。”

千心把于周文连人带椅子踢到一边去不理会,转身面向千月。

“好。”

千月寻了张椅子坐下,轻车熟路地微仰起头。

她坐的地方离于周文不远,就在他的侧面。

于周文绝望地看着千心的手在千月面上涂涂抹抹,不时还有些胶质的东西糊在她的脸上。

这一步一步地看下来,其实每一步并看不出哪里改变了,每一步做出的变动都十分细微。

可是于周文知道,只要一小会儿工夫,那个叫千月的女人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盏茶之后,于周文猛地瞪大了眼睛。

他知道这些人要给千月换一个相貌,可是却想不出要换成谁。

但现在,他知道了……长孙夫人!“呜呜呜……”他一瞬间想明白了凤无忧想要做什么,用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。

如果这个侍女是长孙夫人,那长孙茂呢?

谁来化成长孙茂?

这房子里除了他,还会有谁?

凤无忧这个狠毒的妇人,她明知慕容毅要杀长孙茂,却把他化成了长孙茂,他要让自己代替长孙茂去死!不要!他活的好好的,才不想这么莫名其妙地去死。

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,能做出的最大动作,也不过是眼珠子乱转,外加喉咙里蚊子似的几声哼哼。

这几声哼哼让凤无忧注意到了他,她皱了皱眉。

“等会儿直接让他走恐怕不行。”

凤无忧说道:“这里的人都对他很熟悉,说不定会认出来。”

“娘娘放心,打晕了就是。”

云九笑道:“或者干脆打狠点,就说他拒不交代本公子想知道的事情,给他点颜色瞧瞧。”

还可以顺道为长孙国公报个仇,他们自己也出一口恶气。

要不是这个混蛋突然跳出来横插一杠,他们早就把长孙国公接走了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于周文又是一阵穷哼哼。

毒妇!毒妇啊!凤无忧点头:“这法子可行。”

说完又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千月,嘱咐道:“你看着他点。”

“娘娘放心。”

千月瞥了一眼五官挤得十分辣眼的于周文:“有属下在,保证他什么花样也翻不出来。”

有千月的保证,凤无忧当然十分放心。

屋里正在忙着,门外响起管家的声音:“大公子,人带来了。”

凤无忧连忙将人皮面具戴上,只把门拉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,闪身出去。

“交给我吧。”

她沉着声音。

化妆潜入是凤无忧前世也经常做的事情,声音的伪装对她来说不是难事。

只不过,要像云九和千月这么惟妙惟肖,就不成了。

但此时,她扮演的只是一个从西北回来的于周武亲军,管家也没见过她,所以,自由发挥就行。

“大公子呢?”

管家伸着脖子往里面望。

千心化妆的时候特意选了一个很角落的位置,外面定然看不到,而云九坐在桌前,只是目光没有看向门外,而是看着另外一个方向,似乎正在听人汇报。

“大公子有重要的事情。”

凤无忧冷声说道:“人留下你就可以走了,大公子吩咐,没有他的传唤,任何人不得进来。”

管家看到于周文的确安然坐在里面,想着这些人是二公子派来的人,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,陪着笑应了两声,把长孙国公和长孙夫人交给了凤无忧。

于周武死命地转着眼珠子,希望能想个法子让管家发现屋里的异样。

可是,千心和千月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?

“蠢货!猪头!”

他心里快要把管家给骂死,可是对自己的处境却毫无办法,只能眼睁睁地听着管家和凤无忧交接人。

凤无忧看了一眼旁边的长孙国公和长孙夫人,二人都是五花大绑,须发散乱,嘴也被堵着。

长孙国公身上还有好多伤。

此时,长孙国公正狠狠地瞪着凤无忧。

“瞪什么瞪?

进去!”

凤无忧扯过长孙国公,一把推进了房间,随后又抓住长孙夫身上的绳子,一道扯了进去。

之后,门在管家前面呯地一声关上。

管家差点被拍到鼻子,不由悻悻地呸了一声。

他也算是大公子的心腹,不知道里面到底是多重要的事情,竟连他也不让知道。

在心里腹诽了几句,带着送人过来的几个家丁,往远走了一点,守在了门外。

凤无忧推长孙国公那一下不轻,长孙国公一头撞进门里,几乎就要向前趴在地上。

就在长孙国公已经准备好要摔倒时,却忽然被一双手扶住。

“国公爷,我是云九。”

云九极快地道出身份,同时将手指比在嘴唇上,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。

长孙国公盯着面前这张分明是于周文的脸,耳中听到的却是绝不相同的声音。

他怔了一下,才猛然大喜,连忙抬头,示意他把自己嘴里的东西拿掉。

云九道:“我给您松绑,您别出声。”

见长孙国公连连点头,云九快手快脚地摘下他口中的布巾,又把绳子也解了下来。

另一边,千心早停下了手中的事情,过来把长孙夫人的绳索也解开了。

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

还有谁来了?”

长孙国公一得了自由,立刻发问。

云九道:“娘娘也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