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频app色板茄子

在光明都无法普及的地方,那是宇宙的边缘处,黑暗永存的地方,便是蛮兽之皇者神逆所在的地方。

而如今,这里却渐渐有了光明。

甚至不仅仅有光明,还有一条条的长河。

比如一条银河密布这一处黑暗的宇宙,银河垂下道道光芒,它的上空,是一个全身都在光环中的女人。

又一处所在,三清并排而立,外形显现苍老神情的太上老子,壮年模样一身精气神仿佛都在巅峰的元始天尊,还有那略显得有些年轻,实则眼中流淌火无数星河岁月的通天道人。

造化神秀,人如道字,带给众生无限生机的,则是另一位女神。那是女娲道君,洪荒界的生灵创造,很多都是她的创意,她是后天众生之母。

除却女娲道君与西王母,后土娘娘也来了,这一位存在似乎立在一座神殿之中,神殿呈土芒之色,颇有厚重之意。

而在帝俊道君的周遭,星河斑斓,一轮明月映照万古岁月,那是帝俊的两位妻子。

伏羲道君人首蛇身,静静杵在时光长河的上空,没有任何的话语可说。

而在另一处,几个道人也充斥着道君的气息,如果仔细感悟的话,或许能感悟到一些玄黄,阴阳,乃至心灵的气息。

当此时也,洪荒一众道君都来了这黑暗虚空,把这一处虚空映衬的无比明亮。

自然而然,这一场道争的反派——神逆道君也显现在了众神面前。

仓库里的俏皮热裤少女

“这么多人群殴我一个,是我的面子大呢,还是你们都太怂了。”

神逆此时的形体是丑陋状,无尽的触手弥漫虚空,他看着那近乎封锁了时空的诸位道君,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畏惧情绪。

“那位大人说,每一次的死亡,都是另一处重逢,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
神逆冷幽幽地说着,从身体里走出几十道人影,他的一道道神念进入这道身之中,于是形成了一个个道君分身。

黑暗,杀戮的气息流淌,一尊分身对上了玄黄道君。

野性而吞噬一切,又有一尊分身对上了三清。

另有诸多分身,尽都对上了不同的道君,使得这一场群殴仿佛变了样子。

不再是群殴,而是一对一。

“如果杀不了你,我自杀。”

通天道人目光冷峻,诛仙剑波动的时候蔓延无边的劫气开始纵横,大混沌剑气似乎要覆灭一切。

“玄黄,很想与你斗一斗,我倒是很好奇你居然敢来洪荒界放肆。”

玄黄道君开口的时候,磨盘一般的玄黄气息笼罩了神逆那一个分身。

“伏羲。”

伏羲道君的面色依旧平静,他静静看着这个道君,眼神中闪过一抹奇特之色。

来者则死,又为何来?

伏羲道君想起这一个神逆道君,并非诞生于盘古大陆的世界,而是从外界而来,因此他莫非是要以死亡来试探出一些道韵来。

盘古大陆之外的混沌已经诞生了意志,多元宇宙注定要与这混沌的意志产生碰撞,混沌之子,神逆道君,那些存在都是在试探自己的本领么。

伏羲道君想了想,神念跨越了混沌海,来到了其他的世界。

果然,他见着不同的世界似乎诞生了不同的毒瘤,那些毒瘤钟混沌气运而生,一出生就突飞猛进,但毫不意外的是,他们因为一出生或者出生后遭遇各种变动,往往父母死绝,亲人全无。

天绝之,地绝之,人绝之。

于是这些存在毫不意外都走向了毁灭世界的脚步。

在一处中千世界,一个女子本来与自己的哥哥相依为命,但是有一天,一个圣地的外门长老看上了这个女童的哥哥。

“圣体?正好拿来有用!”

那外门长老不顾女童的拼命反抗,只是稍微一用气就将女童吹翻在地,口中还留下不屑一顾的话语。

“哼。要不是看你哥哥还有用的份上,今日就将你灭了又如何,不过是一个蝼蚁!”

相依为命的哥哥最终被带走,女童瘫倒在地上,全身都脏兮兮的,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坐在地上哭泣。

“哥哥,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!”

女童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杀了多少人,终于明悟了一种吸收他人体质而成道的功法,往后她一路杀人灭派,但是等到她攻入圣地的时候,她的哥哥已经死了。

“天要你死,我要你活!天亡你,我就灭了天!”

女童已经成长为一代女帝,当她的手轻轻一挥,曾经的圣地灰飞烟灭,而当她动用全力时,这一处宇宙都开始破碎。

世界的胎膜,那是许多人都不曾见到的地方,在这一刻开始破灭,滚滚混沌之气撒下,如银河之水覆灭一切。

人死了,神灭了,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圣地也都灰飞烟灭了。

最后,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女帝也陨落在了混沌之中,邻到最后死亡时,女帝终于看清楚了一些东西。

“原来这一切都是一种阴谋。”

很多东西都清楚了,但是女帝不想活着,而且因为她,带着整个世界进入了毁灭边缘。

另一个大千世界,一个养马的小厮看着别人在习武,心中很是不满。

“凭什么别人是少爷公主,我却要养一辈子的马,我的一条命,都比马的贱,要是这匹马没吃好,我的半条命就没了。”

那个小厮想起不久前因为自己偷学武功污了时辰,被林家的二小姐赏赐了几马鞭。

马鞭打在人的身上,火辣辣的,而那个二小姐更是有武功在身,几鞭子下来,他就皮开肉绽,身体一阵哆嗦,钻心的痛。

“谢二小姐赏鞭!”

小厮在鞭抽完之后,提起最后一口气道,这是做家丁的规矩,要是不说这一句,那就是心中不服,挨的就不是鞭子了。

“好!”

马上的二小姐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我做事,赏罚分明。你今天失职了,就要抽你鞭子,不过这匹千里雪,你用心豢养了,精力强悍,而且没有私自克扣马粮得行为,我倒是要赏你,拿去吧!”

一块闪亮的银锭,从马上落了下来,掉到小厮面前。

这块银锭,上面铸造着精美的火焰纹路,还有足纹五两的字样。

五两相当于小厮一年的收入,这是一份不错的赏赐了。

这先打鞭子,再赏赐,显得是二小姐明察秋毫。

“总有一天,我要让这些人通通当我的狗!”

如今的小厮没有力气反驳,但是他的内心,生出种种邪念。

念头一生,外挂降临,这个世界又生出一个混沌之子。

“无数的世界都在破灭啊。”

伏羲道君收回目光,他轻轻出掌。

一动,一静,磨灭一切。

时光似乎静止了,而神逆道君的这一个分身已经没了。

书思量

准备完结这本书,搞新书,

《诸天一页》新书思量

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

诸天一页》笔趣读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:..co

依旧准备书

思考写一个诸天boss的,不知道怎么样,

《诸天一页》依旧准备新书

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

诸天一页》笔趣读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:..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