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幕网app下载安卓黄页

教堂大门已经近在咫尺。

只要突破那里,哪怕只伸出去一根手指,菲奥德就能将消息传递出去,提醒陛下大敌已至。

菲奥德心中重燃了希望之火。

无论他之前有多么不屑,真正与神使交手的瞬间,菲奥德立马得出结论——

打不过。

双方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存在。

就算只有一个涅墨西斯,菲奥德都没有自信能够打赢,现在又多出两个深不见底的怪物,结果不言自明。

所以菲奥德迅速做出了决断。

他佯装要对涅墨西斯出手,不过是以进为退,迷惑那两个神使的视线。

按照他的想法,既然涅墨西斯能够与这些神使搭上线,就证明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紧密关系。

而自己身为皇室亲卫队队长,对皇室最忠心耿耿的侍卫,在见到谋反主使后,理所当然会产生异常愤怒的情绪,因而摆出一副宁死也要拉对方下水的姿态,也是情有可原。

所以对方多半会中途出手拦截,这时就能给自己创造一线逃命的生机。

夏末蕾丝少女唯美清新户外写真

至于如何掩盖气息瞒天过海,即便对手是两位深不可测的神使,菲奥德仍旧有一定的自信。

他的秘剑“氤氲”的特有属性,便是能够收敛变化剑主自身的气息,或者释放出足以以假乱真的剑气分身。

它的前任主人便是一位鼎鼎大名的刺客,凭借着这把秘剑神出鬼没的能力,一度成为令整个玛兰贵族谈之色变的存在。

只不过这名刺客不懂得低调做人,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后,几家贵族的联合围剿都被他成功逃出生天,并且很快就对这几家贵族进行了灭门反杀。

因此,刺客内心愈发膨胀,最后甚至公然对皇室发出挑衅,讥讽整个玛兰,即便是皇室亲自出手,也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杀掉他。

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,奥德烈震怒之下,直接派出大军碾压过去,可怜那名刺客纵然能够悄无声息隐匿气息,面对上万大军朴实无华的平推围剿,根本没有地方可逃,只能坐以待毙。

最终的下场不必多言,而这把秘剑则被大军首领、也就是菲奥德的老师带回去,之后恰好被年轻的菲奥德一眼相中,“氤氲”似乎也对这位新主人十分中意,这才拉开了一位新人剑士势如破竹般成长的序幕。

而“氤氲”本身,也由原本的臭名昭著谈之变色,一跃成为整个玛兰人尽皆知的名剑。

所以菲奥德对于自己的爱剑很信任,而事实也正如他所预想那般发展,对方果断选择出手保护涅墨西斯。

当然,菲奥德不会想到自己的想法还是出了一点偏差,埃弗并不是为了保护涅墨西斯而出手,纯粹只是因为之前自己示敌以弱扮猪吃虎的态度,让他感觉受到了侮辱,所以想抓住他狠狠折磨一顿。

到了这一刻,菲奥德已经将精神力扩散到最大程度,身上更是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剑气。

随着思维速度的提升,菲奥德眼中的世界也仿佛一下子变慢了,他感觉自己与教堂门口的距离是那么近,仿佛触手可及,时间的流逝却又那么慢,仿佛一秒才拉近一点点距离。

好在真实世界的时间流逝并未发生任何变化,在他眼中无比漫长的一秒钟,几乎弹指即逝。

原本他就已经爆发了最快速度,一秒过后,身体上部分已然来到了门框边缘。

菲奥德心中大喜,指尖弹出一抹微不可查的剑光。

只要成功将这抹剑气送出去,戍守在门外的卫士就会第一时间发送信号,不出十秒,奥德烈就会知晓身边出了异常。

菲奥德将注意力部集中到指尖,而后轻轻一弹。

那抹剑光瞬间划过空中,接着便消失在教堂门口。

菲奥德脸上浮现出一抹狂喜。

然而下一秒,这份喜悦,就被隆冬腊月寒风吹过的冰冷所替代。

一双看不见却在精神世界中真实存在的“手”,从门外伸进来,掌心中还有一抹残留的剑气。

“你想……去哪?”

……

“陛下,菲奥德求见。”

“让他过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奥德烈收回目光,回过头,看着侍卫离开的方向,背对夕阳的阴影下,神情有些晦涩难明。

不多时,菲奥德从大街尽头走出,对两侧行礼的卫士一一回应后,来到奥德烈身后,一如往常的单膝跪地,汇报道:“陛下,经过第二轮排查,虽然尚未抓到口舌,但已经确认,执法队混入了城区……”

奥德烈背负双手,没有说话。

等了半晌,菲奥德微微抬起头,看着那道岿然不动的背影,似乎有些诧异于主上这么久都没有回应,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疑惑。

迟疑片刻,菲奥德再次低下头,然而还未等他开口,奥德烈那边终于传来一声叹息。

“可惜……”

“陛下,卑职不懂您的意思。”

“我说可惜啊。”

奥德烈终于转过头,脸上无悲无喜,瞳孔中带着一抹戏谑与不屑,“我是在可惜菲奥德,一位对皇室无比忠诚的臣子,一位有望登顶剑道的天纵之才,就这么无声无息死在了无人知晓的地方。”

跪在地上的菲奥德面色一僵,随即神情瞬间冷下来。

他缓缓站起身,目光在奥德烈身上游走了片刻,摇摇头,嘴角抿起一抹无奈的笑容。

“这么快就发现了……真是没意思。”

菲奥德的脸开始像是蜡烛一般快速融化坍塌,五官彻底模糊,原本内敛的剑气也如同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炸裂开来,竟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空壳子。

空气中荡漾起一丝轻微的魔力波动,随后男人的脸逐渐清晰起来,却依然变成了另一副面孔。

两个生死大敌,再一次见面,却没有一上来就拼个鱼死网破你死我活,而是陷入一种微妙的沉寂。

“看来就算我在第一时间出手,也杀不了你。”

涅墨西斯双手在脸上揉捏片刻,终于彻底将五官定性,然后甩了甩脑袋,率先开口道:“姑且问一下,什么时候看破的?这个伪装应该天衣无缝才对,我也夺取了他的一部分记忆,按理来说,细节方面处理的也毫无破绽。”

“直觉而已。”

奥德烈眼神依旧冷淡,“我只是觉得,既然你们的爪牙已经延伸到了这里,凭那些神使的手段,绝对不会晚到太久。菲奥德刚刚离开,就算有了发现,也不会在毫无收获的情况下返回汇报,更何况我没有在城中察觉到任何动静,这就只能说明……我那位忠心耿耿的卫队长,已经遭遇不测。”

顿了顿,奥德烈嘴角微微翘起:“之所以陪你演了一会儿,是为了再次享受一下你给朕下跪的感觉。”

“你的直觉一向很敏锐。”

涅墨西斯耸耸肩,完没有被激怒,表情也很放松,甚至完不在意周围那些充满敌意与杀气的目光,慢慢朝前走着。

涅墨西斯是真的很放松。

奥德烈身手不错,但也不过是个剑神而已,此生已经断在了剑圣之路前方,涅墨西斯完不担心他能飞出自己的手掌心。

至于身后那些亲卫队成员,甚至连一个分队长级别的剑士都没有,更是不足为惧。

再加上还有两位神使正在不远处“看戏”,整条中央大街已成死局,就算奥德烈还有其他后手,也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。

所以接下来自己要做的,只不过是问出他所掌握的那个秘密,然后宣告任务圆满结束。

就在刚刚解决掉菲奥德后,埃弗与哈涅斯终于将任务内容完整详细的告诉他。

涅墨西斯面露错愕,因为直到此刻,他才知道——

玛兰竟然还藏有这么一个惊天大秘密!

这个秘密还要追溯到上古时期,曾经称霸大陆的最强种族,巨人一脉。

当时的巨人王普拉姆,同样也是整个大陆的最强者。

抛开巨人族得天独厚的自身条件以外,普拉姆的强大,一部分还要归功于那把能够斩断万物的神剑——“封圣”。

因为巨人族早在上古时期便已经陨落,所以关于这个种族的传说流传甚少,涅墨西斯身为教宗,同样也是第一次听闻这把传说中的神剑。

他能够想象到,那位与几位大人同一时期的巨人王,能够从埃弗口中得到“最强”的评价,就足以证明普拉姆的强大。

只不过像这种天纵之才,总是会有一些恃才傲物的恶习,普拉姆也不能例外,他对于其他种族寻求合作共赢的请求与建议部嗤之以鼻,使得巨人族在上古时期后半段,竟连一个能够信任的伙伴都没有。

这也为巨人族后来的陨落埋下了伏笔。

具体过程埃弗没有多提,总之最后孤立无援的巨人族四面皆敌,就算再强大,也抗不过整座大陆的攻势。

涅墨西斯猜测或许连这两位神使都未必清楚更深层的内幕,毕竟他们获知这些上古消息的途径,也是通过更上面那几位大人得来的。

如果真如涅墨西斯所想那般,那几位可都是上古时期战争的亲历者,甚至干脆就是战争发起者,对于流传后世的故事传说,自然会挑拣有利于自身形象的,抹除那些阴暗反面的故事。

成王败寇,历史终归是交给成功者书写的篇章,涅墨西斯身为一国教宗,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自然清楚上位者的心思。

所以那几位大人肯定对这件事有所隐瞒,至少其中还有一定的内幕。

但巨人王是败在整个大陆其他各族的联合攻势之下也好,输在几位大人的阴谋诡计之中也罢,最后的结果已经注定,不过尘归尘土归土罢了。

普拉姆的尸体被烈焰焚毁,骨灰则是被参战的各族首领带回去,洒在大陆各个角落。

至于那把令人闻风丧胆的神剑“封圣”,原本就是普拉姆通过巨人族秘术,辅以心血冶炼而成,在普拉姆死后自动断为两截。

剑柄和剑锋。

剑锋在上古战争结束前便已经下落不明,只是百年之前,某位大人在短暂的苏醒期内,曾经偶然在渊域某处捕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,却无法确定就是封圣的剑锋。

之后百年时间,神使几乎轮番出动,结果翻遍整座渊域,也未能找到剑锋的线索,这件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。

至于剑柄部分,则是被普拉姆一位护卫带走,一直往大陆西部逃窜,最后死在各族围剿之下。

然而在决定剑柄归属权的问题上,各族产生了激烈的争执,最后演变成了一场十分轰动的大战。

战斗的结果差不多军覆没,剑柄也从那时候起不知去向。

此后时代变迁,物是人非,已经再没有人记得那把曾经轰动一时的神剑。

只有神使在暗中行动,通过“不灭信仰”千百年来不知疲倦的搜寻,终于在上一位玛兰皇帝、也就是奥德烈的父亲,亲手所书的遗书中,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奥德烈家族,玛兰皇室,很有可能在机缘巧合之下,找到了“封圣”剑柄的线索!

当时那份遗书已经被焚毁大半,还是在第二神使的能力支撑下,逐渐复原出原本的内容。

只可惜时隔太久,即便是第二神使,也无法完美重现遗嘱,事关那个秘密的具体内容严重缺损,并且无法修复。

涅墨西斯想不到什么魔法能够将已经焚毁的文书复原,只不过“第二神使”这个头衔,就已经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“奇迹”,能够做到这种事,反而让人觉得理所应当。

所以此后十几年,几位大人将一部分目光,落在了玛兰这个原本没有什么战略价值的国家,并派出多位神使秘密行动,试图挖掘出奥德烈家族隐藏的秘密。

只可惜奥德烈生性多疑,除了那份遗书之外,没有再留下任何关于那个秘密的纸面线索。

他们采用了最原始也最安的保密方法——

一代人中,只有继承皇位的那一个,才能享有知晓秘密的权力。

也正因为这种一脉单传的保密方法,使得他们这些神使反而不敢轻举妄动,万一奥德烈最后选择玉石俱焚,带着秘密自杀,是所有人都无法承受的结果。

所以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,涅墨西斯特地做了一些准备。

“过来吧。”

涅墨西斯拍拍手。

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,从他身后走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