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和同事的秘密关系

然而,这些人根本就没有看白宇泽一眼,完的对他嗤之以鼻不屑一顾。

他们只是看向刘乐,就像一队铁血战士,在望着威严无比的首长般。

在看清楚办公里面的情况之后。只见那位走在最前面的,留着板寸头的精壮男子,面色猛地一喜,快步走到刘乐面前,突然比白宇泽还要恭敬三分。

他把脑袋深深的向下弯,几乎弯到了膝盖上,这才无比严肃认真的说道:“魏霄见过刘院长,我代表林爷,给您送诊费来了。”

原来是送诊费的,白宇泽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看对方这礼数,连带着白宇泽都对刘乐油然而生出更多的敬意。

“林爷?”刘乐皱眉,对这个称呼很是不喜。

“是林老板,是我们玄同集团的老板。”魏霄急忙改口,几乎惊出一头冷汗。

在别人面前,林狼可以称林爷,在刘乐面前,那就只能称孙子了。

“林狼的病情怎么样啦?”刘乐放下手中的茶杯,淡然的问道。

“还好,已经脱离危险。若不是刘院长当时出手相救,我们恐怕活不到现在,所以,万分感激刘院长,今天送的不但是诊金,还有一颗感恩的心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魏霄转身向身后的十位黑衣保镖示意了一下。

洋娃娃般鹅蛋脸美女穿婚纱写真

保镖们整齐划一的走向前来,把十个箱子整整齐齐摆在刘乐面前的地板上。

然后,动作一致的打开,哗啦啦,里面是崭新成捆的钞票。

“刘院长,这里每箱五百万,一共五千万,不知道够不够?”

魏霄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在他来的时候,林狼特意吩咐过,如果刘乐嫌少,那就再转帐五千万。

一定要让刘乐满意了才行。

白宇泽瞬间瞪大了眼睛,伸着脖子望着那些钱,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上次,他上门去给林狼的女人看病,连一分诊费都没敢要。

而林狼,竟然派人给刘乐送来五千万,还怕不够。

这简直就是在拼尽力的讨好刘乐啊!

白宇泽突然对刘乐更加仰慕敬畏起来,就像面对浩瀚无垠的星空一般。

老师果然是老师。

老师不愧是老师啊!

这人格高度和魅力,简直让他望尘莫及。

“你送这么多干嘛?”刘乐淡淡的说道,“诊费只要一百块就够了。”

一百!

人家送五千万,你竟然只要一百?

白宇泽张大了嘴巴,魏霄瞪大了眼睛。

连那十位黑衣保镖都是满面的震惊之色。

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刘乐竟然面对巨额财富无动于衷。

“有一百吗?给我一百。”刘乐又很随意的说道,“这些钱,我不要。”

想不到老师竟然还不要,这让白宇泽更加崇拜敬佩起来。

看来,他这辈子都别想超越老师的高度了。

他在老师面前,简直就是一个蚂蚁般的小人。

魏霄回过神来,抬头看了刘乐一眼,发现刘乐并不像开玩笑,就急忙从口袋里取出一百元,用双手捧着,无比恭敬的送到刘乐面前。

等到刘乐把钱接到手里,他才敢呼吸一口。

然后,他又指着身后的那十个大箱子,认真的说道:“刘院长,这些钱是我们林老板的心意,感谢您的救命之恩。”

“既然不能算是诊费,那就直接送给刘院长,还请刘院长收下。”

“不妥。”刘乐把那一百元直接装进口袋中,淡淡的说道,“医生的本职就是要治病救人,可不是为了图财,这一百元已经足矣。”

“再说,我用得着你们送钱给我花吗?”刘乐最后又问道。

“可是,这些钱我要是带回去,林老板会生气的。”魏霄不安道。

“那就捐了吧!”刘乐不着痕迹的看了白宇泽一眼。

白宇泽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顿时明白了刘乐的意思。

他觉得老师就是老师,还是老师更棋高一着。

只见他急忙跑到前面,轻轻的捋着那撮山羊胡须。

一脸傲然,又故作高深的说道:“我老师刚刚成立一个乐乐助人基金,专门为了帮助那些家境不好无钱看病的住院患者,他们可都是可怜人呐!”

“你把钱捐过来,帮助了需要帮助的人,同时也算是对我老师的感激了。”

魏霄一阵懵逼,喃喃道:“这……”

他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这都是林狼的钱。

他要是脑袋一热直接捐了出去,林狼发起火来非把他撕了不可。

经过一翻思索,他小心翼翼的说道,“我要打电话问一下。”

“问吧!”白宇泽摆摆手,一副淡然无所谓的样子。

心里却有点失望。

他觉得,魏霄把电话一打,这钱就可能要泡汤了。

这可是五千万呐!他都恨不得直接藏起来了。

只见魏霄急忙给林狼打电话,把这边的情况简单扼要的说了一下。

等他挂了电话,立刻说道:“我老板说捐,不但捐这五千万,还要再多捐五千万,麻烦您们把乐乐助人基金会的账号给我,我马上给您们转款。”

白宇泽暗松了一口气,接着就是满脸笑容:“林狼的决定,真是对极了。”

就这样,乐乐助人基金又多了一个亿,一共一亿四千多万了。

这些钱,可以帮助好几百位病患进行康复治疗了。

转了款之后,魏霄又恭敬的说道:“刘院长,我们老板还让我告诉您一件事。”

“说。”刘乐淡淡道。

魏霄靠近刘乐,轻声道:“有位名叫钱森的家伙,不知死活,竟然要出钱一百万,想请人打断刘院长的双腿。”

“老板说,这个生意我们不会做。”

“不但不会做,还把那个钱森的双腿打断了,不知道您是否满意。”

刘乐一阵意外:“哦,竟然还有这事?”

他知道,钱森是钱大山的老爸,一个阴森森的家伙。

魏霄郑重点头:“是的,而且我们已经做了调查,得知他的儿子的双腿被刘院长打断了,正在这家医院里治疗。我想,钱森是想为他儿子报仇。”

“不过,他已经没有机会了,我们警告了他,他要是再敢动一点点找刘院长麻烦的念头,我们就会把他们整个钱家都灭了。”

看刘乐思索不说话,白宇泽突然笑道:“对,你们做的棒极了。”

魏霄露出一抹笑容:“刘院长,您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“没了。”刘乐道。

“那我们就回去向老板复命了。”

“刘院长,再见。”魏霄鞠躬告别,然后带着十位保镖,一起后退了出去。

白宇泽代表刘乐,笑眯眯的把他们送到办公室外面。

看着他们走远了,白宇泽啪的一声合上房门,就急忙跑到那些箱子前面,打开盖子,对着里面的钞票色眯眯的看起来,都几乎要流口水了。

他拿起一捆钱掂了掂,兴奋道:“老师,这些钱都是您赚的啊!”

“等于是您的。”

“以我看,不如取出一部分,给您在中海市最好的地段买一幢别墅吧!”

刘乐觉得,与其独自住在一幢别墅里面享受孤单,就不如住在田晴晴家里。

还能和田晴晴住在同一个房间里,闻着田晴晴身上的清香味,那才爽歪歪。

有美女陪伴着伺候着照顾着,那才叫生活啊!

于是,刘乐直接拒绝道:“我有住的地方。”

“这些钱一定要专款专用,一定要都用到穷困患者身上。”

“要是拿来给我买房子,中饱私囊,我成立这个基金还有什么意思?”

白宇泽脸色一正,诚惶诚恐道:“老师教训的对,我知道错了。”

…………

晚上五点半,医院下班。

田晴晴收拾好办公桌,告别了在一起工作的新同事,就急忙提着小皮包,迈动着修长的美腿,笃笃笃的跑到了刘乐的办公室里。

“刘乐,下班了。”她想和刘乐一起回家。

看到十个大箱子,她又好奇的问:“这些都是什么啊?”

“钱。”白宇泽回答。

“骗人。”田晴晴可不认为谁会用这么大的箱子装钱,提着多沉啊!

有钱人都用银行卡好不好?要不然就是支付宝和; 现在,已经很少有人直接提现金了。

“小姑娘没见识。”白宇泽直接打一个,“你看看。”

“哇。”田晴晴顿时惊呼一声,那双美眸明显睁大了一圈。

连眼睫毛都颤动起来;仿佛一对蝴蝶的翅膀,在微微的扇动着。

看刘乐似乎对田晴晴有意,白宇泽又特意说道:“都是我老师赚的,一个亿。”

田晴晴的目光从那些钱上立刻移动到刘乐身上,里面满是小星星。

以前,她觉得自己家有十套房,成为很多人羡慕她的对象,已经很富有了。

现在,她在刘乐面前,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女?潘俊

就是她家的房产都加在一起,都没有一个亿啊!

可是,前几天刘乐还交不起房租呢!

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富有了,这让她心里怪怪的。

把这些箱子交给白宇泽处理后,刘乐就带着田晴晴下班了。

路上,他朝着牙科门诊透视一眼,看到张瑞耕也下班了,正从楼上走下来。

好巧不巧,两人刚好在医院门前遇到。

“刘院长,你好,真想不到,你就是这里的院长,年少有为啊!”

他皮笑肉不笑的走过来,伸出手掌,就要和刘乐握一握。

刘乐趁机问出心中疑惑:“身为修武者,你为何非要在这里做医生?”

“人各有志啊,你不是也非要在这里做院长嘛!”张瑞耕乐呵呵的笑道。

“呵呵……”这特么就没法聊了,刘乐带着田晴晴转身就走。

这是自己的医院,自己不做院长,难道还要交给别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