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app懂你多

..co,最快更新真爱至上最新章节!

这妞现在明显对冉家的态度发生了改变,不像以前那么记恨,但是为什么不来找他!

宁乔乔顿了顿,有些勉强的笑了笑,说道:“我知道要帮冉家的话是很简单的事,我也跟爸爸提过,但是他拒绝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郁少漠瞥了宁乔乔一眼,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。

“爸爸说不想让再让我……他不想让我再麻烦。”

宁乔乔说道。

郁少漠将点好菜的菜单递给服务员,盯着宁乔乔有些嘲讽的冷笑一声:“不让让来麻烦我?那他当初为什么要把送到我的床上?现在又觉得这种事情见不得人了?”

郁少漠一向毒舌,说话犀利,以他的身份地位更是不会注重什么场合。

宁乔乔本来说得很含蓄的话被郁少漠毫不留情的剖开,顿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,仿佛所有人都在看她一般。

“郁少漠,能不能别这么说啊,这里是餐厅。”

“我跟聊天还要找个密室?”

花季少女万花丛中气质迷人写真照

郁少漠不悦地皱起眉。

“……”

宁乔乔无语了。

那他最起码也要看看自己说的是什么内容好不好?

“小白眼狼,那个断绝关系的爸爸最近是不是经常来找?”

郁少漠紧紧盯着宁乔乔,忽然说道。

宁乔乔愣了一下,看着郁少漠点了点头,忽然又皱起眉看着郁少漠:“郁少漠,派人查我?”

“我还需要查?”郁少漠不屑地盯着宁乔乔:“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想不到?还需要查?”

“……”

宁乔乔愣住了,他猜到的?

“那是怎么猜到的?”宁乔乔有些好奇的问。

根本一点难度都没有,从她之前忽然说跟她爸爸一起吃饭,再到先在一点都不反对柯嚣将生意交给冉家,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,很难猜吗?

郁少漠没有回答宁乔乔他是怎么猜到的,而是盯着她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小白眼狼,觉得一头吃惯了肉的狼,它有没有可能忽然变成羊?”

“……”

宁乔乔愣住了。

郁少漠的意思是在说爸爸对她不安好心?

“我……”

宁乔乔张了张嘴,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。

郁少漠点到即止,正好服务员将牛排端上来,他瞥宁乔乔一眼:“先吃饭。”

……

宁乔乔还是没习惯用刀叉,郁少漠嫌她发出的动静太大,将盘子里切好的牛排给她,再把她切成一团糟的牛排换过来。

宁乔乔小口的吃着,郁少漠瞥了她一眼,动作优雅的将嘴里上好的牛排咽下去:“我还从来没见过吃的这么慢,看来一点也不饿?”

等了好几个小时,她怎么可能不饿!只是宁乔乔心里想的都是郁少漠的那句话,没什么心思吃饭而已。

想到她白白等了几个小时,宁乔乔回过神来,白了一眼郁少漠:“我等了三个多小时,说我饿吗?以前这个时候我都已经吃完晚饭看电视了!”

郁少漠毫无愧疚感的挑了挑英挺的眉,盯着宁乔乔,好看的薄唇吐出两个字:“活该!”

“……”

宁乔乔恨恨地将牛排当成郁少漠来嚼。

“是怎么知道我是骗的啊?我那时候才刚刚离开还没有半小时吧。”

宁乔乔又忍不住好奇。

死也要死个明白。

郁少漠瞥了宁乔乔一眼,嘲讽地勾了勾唇,说道:“一开始我并没有不相信,编得很好,知道利用陆尧来告诉我;只不过……”

“只不过什么?”宁乔乔紧紧看着郁少漠。

既然他都已经相信了,那后来又为什么会怀疑她?

“只不过选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!”郁少漠毒舌地说,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:“那女人自己跑去问陆尧,我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、什么样的妆容……”

郁少漠懒得再说翁经理,直接跳过她,眼神冰冷地盯着宁乔乔:“小白眼狼,有种,知道耍心眼来整我了!”

“……”

宁乔乔无语了。

这才是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。

她知道那个女经理一定会很开心的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但是没想到那个经理居然会去问陆尧!

“那也是因为先整我的。”宁乔乔撇了撇嘴:“谁让在我脸上涂东西!”

“谁叫那么蠢!”郁少漠不屑地瞥了宁乔乔一眼,也不否认:“我涂了那么久都没发现,怪谁?”

“……”

难道还怪她吗?

宁乔乔恨恨地叉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咬。

郁少漠瞥了她一眼,看到她小脸气鼓鼓的像只小青蛙一样,心情颇好的挑了挑眉:“上次不是说等我回来有事要和我说?什么事?”

这妞说有事要跟他说他才提前回来,结果回来了她反而又不提了,等了两天都没动静。

宁乔乔咀嚼的动作停了一下,抬起头看了郁少漠一眼,顿了顿,低下头说道:“没什么事了,就是想问一些关于画画方面的技巧。”

宁乔乔想了想,但是决定不问郁少漠关于股份的事了。

快吃完的时候,柯嚣忽然走过来,问郁少漠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玩。

郁少漠瞥了柯嚣一眼,皱着眉摇了摇头,说累了要回家休息。

柯嚣挑花眼一闪,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宁乔乔,笑着让宁乔乔晚上务必照顾好郁少漠。

宁乔乔脸红到耳朵根,低着头一句话都没说。

回去的路上,宁乔乔被郁少漠抱在怀里,他的头压在她的肩上,渐渐的变得有些沉。

“郁少漠,真的累了吗?”宁乔乔侧过头有些诧异的问。

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意味不明的‘嗯’了一声:“不然呢,以为我推了柯嚣是为了回家跟做那事?”

“……”

宁乔乔有些尴尬的咬了咬唇。

好吧,她真的以为郁少漠是那样想的,毕竟他的性格一向如此。

“那……那睡吧,到了别墅我叫。”宁乔乔转过头看着车窗外的夜景。

仔细想想郁少漠会累也很正常,毕竟他每天都太忙了,每次回国来连休息时间都没有,就要继续投入到公司的工作中。

郁少漠没有再说什么,揽着宁乔乔的手臂紧了紧,呼吸渐渐平缓下来。

宁乔乔偏过头去看车窗外,也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。

回到别墅,车子在门口停下,宁乔乔轻轻推了推郁少漠:“郁少漠,到了。”